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“躺赢之王”张兴海

时间:03-16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53

“躺赢之王”张兴海

撰文/ 温 莎编辑/ 黄大路设计/ 琚 佳选择真的大于努力吗?如果你在4年前购入了赛力斯股票,如今至少已经翻了10倍。2020年,赛力斯股价跌到7.62元冰点,就在与华为合作四年之后,股价起起伏伏,却再也没有了当时抄底的机会。股价飙升的背后是销量的突然爆发。随着2023年9月问界新M7的上市,赛力斯工厂进入连轴转模式,车主排队提车,一等就是几个月。2024年1月,问界全系销量达到32973辆,环比增长34.76%,力压理想,抱走新势力第一的宝座。复盘问界的起死回生,背后站着两个男人,一个是“遥遥领先”的余承东,另一个就是“默默无闻”的张兴海。与经常站在聚光灯下侃侃而谈的余承东不同,赛力斯集团创始人张兴海十分低调,这并不妨碍问界车主们的拥趸。2024年农历新春佳节前夕,一场赛力斯车主活动上,张兴海罕见露面,他的出现伴随着赛力斯车主们的阵阵欢呼。活动之后,还有不少车主围上去合影,与李斌,何小鹏和李想等新势力创始人们在发布会后的待遇一般无二。和中国所有富一代一样,张兴海的经历足够传奇。1986年以8000元起家,从一根弹簧开始第一次创业;2007年创办重庆小康工业集团,零部件供应商摇身一变成为主机厂;2021,赛力斯坚定选择华为,成为华为合作的第一家车企。每一次转身的背后,张兴海都饱受争议。有人笑话东风小康太近地气,有人笑话赛力斯出卖灵魂,张兴海笑而不语。如今,赛力斯市值在千亿左右徘徊,手握三座工厂;员工去年连续多月发出双倍工资,网传的2023年年终奖更是令人眼红;提不到车的车主们拿满补贴,数万张订单排队交付中……当其他新品还在生死线中挣扎时,赛力斯正在闷声发大财。背靠东风和华为,人们“酸”张兴海是躺赢,但成年人的世界里,从来没有天上掉馅饼的说法。在和东风的合作中,张兴海不惜远离大本营,将工厂从重庆搬到十堰。早在2016年,小康股份刚刚上市之时,张兴海就让儿子去美国,收购了特斯拉创始人的电动公司InEVit,获得核心技术,成为后来为华为代工的底气;当其他车企还在纠结灵魂与身体的时候,张兴海一条道走到黑,说“有了华为,就算宝马来都不好使”。“躺赢之王”的背后,努力和选择相互补充,运气和勇气缺一不可,勇气与坚持同样重要。发家上阵亲兄弟。1986年9月1日,张兴海、张兴明和张兴礼三兄弟注册成立了重庆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,那一年,他23岁。80年代,冰箱,电视和洗衣机是躲不开的三大件,趁着国产洗衣机的爆发,凤凰弹簧厂打破海外垄断,将1美元一根的进口弹簧价格打到了1元人民币以下,拿下90%的弹簧市场。十年之后,做大做强的弹簧厂发展成为“重庆长安减震器有限公司”,主要生产摩托车、微面及助力车减震器,不仅进了重庆诸多车厂的供应商名录,还打进了越南市场,连续13年位居摩托车减震器行业产销第一。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,2002年,张兴海决定进入摩托车行业,成立新感觉摩托车有限公司,没料生不逢时,赶上了限摩令,企业发展并不顺利。机会很快来了,2003年,东风汽车和一家国营汽车厂合资生产微车,已经亏损了几千万元,有意招揽一家新的合作伙伴。据说,当时东风提了两个条件:一要对方承担债务,二是新工厂要建在东风大本营湖北。20年前的汽车江湖,民营企业很难拿到生产资质,央企背景就是金字招牌,张兴海来得并不是最早的,意志却最坚定。先前接洽的重庆厂商和东风在选址上产生了分歧,张兴海态度积极,担下了所有债务,将工厂搬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湖北十堰。“很多员工不愿意去湖北十堰,但是我想,终于可以做整车了,怎么可以不抓住机会,就反复动员说服大家。”事后回想起来,张兴海庆幸的说,“我没那么固执,只要能做车,不管在哪里做都可以。在合作的心态和思路上,我可能相对要开放一些。”开放的心态,也伴随了他之后的商海沉浮。抱上东风大腿之后,东风渝安生产东风小康品牌微车,开创了国内首例国有大型汽车集团与民营企业联手造微车的案例。张兴海真金白银的拿出了5000万元,占50%的股份,成为企业实际操盘人。“当年我们决定进入汽车业时,想得很清楚:汽车产业投资大、产业链条长,不是说进就能进的,要有产品、品牌、人才和技术优势。我们与东风汽车、东风实业的合资合作,就是各方优势的整合。”2005年东风小康第一辆微车上市,又赶上了汽车下乡。满大街的“开东风、奔小康”的广告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记,东风小康一跃成为全国微型面包车领域的前三,与五菱宏光(参数丨图片)、长安之星并称“中国微车三巨头”、“三大拉货神车”。2016年,小康股份上市,成为继长安汽车、力帆股份之后,重庆市第三家A股汽车整车上市公司,创造了一口气拉出18个涨停板的股市传说。在火热的造富时代里,创业30年后,张兴海身家超过25亿元。2017年,张兴海家族的财富在突破100亿元,达到149.54亿元,成为重庆财富榜上第四位。预判人有了钱,就想赚更多的钱,故事很快有了另一条线。2015年,张兴海花了将近100万元远渡重洋,拉回来一辆特斯拉Model S,成为重庆第一辆特斯拉车主,拉风倒是拉风,就是保养需要开到300公里外的成都。拿到特斯拉后,张兴海迫不及待的叫了七八位高管到公司停车场,先每个人都试了几圈车。回忆起这次简陋的试驾,现任赛力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张正源记忆犹新,“踩一脚油门,那个提速性能,远超过当时100万的汽油车。你要问我的感觉,就两个字:惊讶。”几天后,张兴海召开高管会议,在会议室黑板上写下一行字:“高端新能源电动车计划”。寻找企业第二增长曲线,这个重担落到了张兴海的儿子,张正萍身上。2016年1月,SF MOTORS在美国硅谷成立,只比蔚小理们晚了一两年,挤进第一波造车新势力。和大多数扎根中国的品牌不同,SF MOTORS出身小康集团,却想出了出口反内销的主意。最初两年,SF MOTORS的发展都在美国,方向也十分明确,就是围绕特斯拉周边买买买。他们最初看上了生产第一代特斯拉Roadster 跑车的加州工程公司 AC Propulsion,但收购提案并未通过,之后便曲线救国,聘请特斯拉联合创始人之一马丁·埃伯哈德(Martin Eberhard)担任公司战略顾问。2017年,SF MOTORS花3300万美元买下了马丁·埃伯哈德离开特斯拉后创立的电池系统研发设计公司 InEVit,收编了他的团队,获得电动车核心技术。3月29 日,新势力造车全新车企——SF MOTORS在美国硅谷总部举办了全球发布会。除了收购InEVit,赛力斯还建起了一座规划产能15万、占地达800亩的工厂,并于2018年3月在硅谷发布了SF5和SF7两款概念车。一切准备就就绪后,SF MOTORS风光回国。2018年7月25日,CCTV开播《机智过人》第二季,这档科技味十足的综艺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,却完成了SF MOTORS首次亮相,并发布了全新的品牌中文名称:金菓 EV。从开始到结束,小康集团初期在SF MOTORS上投入了25亿元,将“这几年卖传统汽车攒的,砸锅卖铁全投入在这里了,70%多的股票都质押了,都拿来搞这个了”。从张兴海身上,能够看到很多第一代中国企业家的特质,为人低调,就算接受采访也更青睐官方媒体,以及有情怀。“传统车领域,我们比西方发达国家起步最起码晚了100年,已经很难追赶他们的技术。我相信主航道是需要新能源汽车的,今天哪怕是只有几百台,明天肯定不是几百台。中国品牌、只有通过新能源汽车,才有可能、追赶或甚至超越世界其他国际品牌的汽车。”张兴海预判了市场的预判。华为“你们是华为合作的第一家车企?”“当然了。”一次采访,张兴海的回答中流露出了自豪。“第一家”也许还存在争议,但张兴海对华为的感情毋庸置疑。3月,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张兴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还在强调,“要学会主动拥抱(华为),相互发挥长板优势”。2024年,华为朋友圈遍布“四界”,上汽,北汽,长安,奇瑞,这些汽车大厂纷纷联手华为,但要从时间的广度和合作的深度上看,现在谁也不如赛力斯。SSF MOTORS的初期发展并不顺利。2020年,赛力斯SF5全年销量仅为723台,在当时新能源单品销量榜单中,排在百年开外。生死存亡之际,转机再次出现。张兴海和余承东的第一次见面,就聊了几个小时。不造车的华为需要一个品牌来证明自己的技术,销量不佳的小康期待起死回生,两人一拍即合,深度交流了对新能源汽车的看法,并迅速敲定了彼此间的合作意向。“我接触过很多行业的企业家,在我看来,张总具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和决断力,这令我印象非常深刻。当时智选车和谁合作,很多国企央企还有其他一些企业还没看懂这种模式,而且那个时候华为也没有做整车的经验,但张总作为民营企业的企业家,果断选择和华为做深度合作,全力以赴、不扯任何事情。”谈起对张兴海的印象时,余承东用的词汇是,“不善言辞,少废话、不扯皮,坚决地干、加班加点干……”“跟华为这个事儿我一定要干,为什么?因为它是ICT企业,通讯企业,世界级的,都是前三的头部企业,他们对消费品、对用户的理解,对用户场景的理解,可以说车企根本就不可比的。实际上业务跨界合作,简单一点就是化学反应。如果车企跟车企合作,还是属于一种物理反应。”在张兴海看来,未来的竞争不再是个体之间的竞争,而是生态系统之间综合实力的比。考验的是企业对前沿科技的敏锐嗅觉,考验的是企业全链路的整合能力,更考验一个企业的战略和格局。两人的全力推动下,赛力斯和华为合作进展神速。2020年,赛力斯和华为合作后首款试水车型“赛力斯华为智选SF5”上市,是第一款进入华为渠道销售的产品。为了完成这款“华为定制版”SF5,华为派出了数百名技术人员入驻赛力斯,赛力斯则在生产中“无条件全面配合华为”,连工人的作息都采用了华为的制度。向前追溯,赛力斯和华为的双向奔赴是有迹可循的。2018年华为第一台电机问世时,赛力斯就是客户之一,两家企业之家有业务往来,合作基础。此前在SF Motors上的投入,令赛力斯具备领先的三电核心技术。和之前与东风的合作一样,一旦达成协议,张兴海就放低姿态,全力支持。如今,华为的标签深深烙印在问界之上,网友嘲笑赛力斯以后就姓华了。但交出了灵魂的赛力斯,何尝不是被华为注入了新的灵魂。争议从微车、乘用车,再到智能汽车,张兴海的三次变道始终伴随争议。2003年6月,渝安集团成立,主要生产东风小康品牌微车。2007年5月,小康风头正劲,“渝安集团”更名为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“东风渝安”也顺势更名为“东风小康”。2022年8月,原本是新能源品牌名称的赛力斯直接升级为集团名称。渝安、小康、赛力斯,张兴海说,三次更名,每一次都会被人看不起。“倒回去近20年,我们跟东风合资造车的时候,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们,说我们做不成,尤其是汽车行业,特别是微车行业里的人。行业前面好多家,我们怎么能做成?”张兴海回忆起创业初期的艰难时说。“公布和华为的合作之后,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们,一个小康是只能造几万块钱的车,更直接一点就是3万块钱的,再多一点售价乘以3就上不去了,一个华为是没有造过车的,它们怎么能造30万元的车?”对于争议,张兴海想得十分透彻,“反正创新一直都要在被别人看不起、看不懂当中成长。”“网上不管他说好的、说不好的,说不好的是在提醒我们,说好的是在激励我们。我们跟东风干车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看好,都是看不起的。跟华为的合作仍然如此,认为这个肯定搞不好。” 张兴海说,刚开始,有一些业界同仁“看不起”赛力斯,到如今,仍有一些人表示“看不懂”赛力斯。无论外界怎么看,张兴海自己想得够明白了,他认为车企转型升级方面,单打独斗希望很小。“我不是说传统车企不行,而是时间窗口的问题。赛力斯汽车与华为实际上是双方相互选择,强强联合,用最快的时间窗口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和用户所要的东西,我们只要这个判断证据。”务实,善于审时度势,一旦选择就不遗余力,这就是张兴海。2016年,在中国的心脏重庆,造车大潮如火如荼。如今,与小康同一时期出道的重庆车帮已经走的走,散的散,力帆、银翔、鑫源、猎豹早就失去了存在感,而赛力斯接住了泼天的富贵。争议仍在继续,问界大卖之际,赛力斯却在亏本。根据业绩预告,赛力斯2023年净利润亏损在21亿元到27亿元之间,扣非后净利润亏损更加显著,预计最低为46亿元,最高达到50亿元。与华为合作的三年中,赛力斯累计亏损116.89亿~120.89亿元。赛力斯卖得越多亏得越多?赛力斯被华为坑惨了,为他人做嫁衣?赛力斯还有明天吗?喧嚣的世界里,张兴海打开手机:2024年3月13日,赛力斯股价定格在了101.9元每股,公司市值达到1538亿元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